<b id="jt37n"></b>

<b id="jt37n"></b>

李尚坤

年少無畏,止于至善,以寫作為人生理想

來源: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協會 | 時間:2023年02月17日 14:32:00

杭州市之江第一中學   八年級

我叫李尚坤,就讀于杭州市之江第一中學,值束發之年,志存高遠,愛好廣泛,器樂、演講、朗誦皆吾所愛,惟閱讀與寫作是人間理想,鐘情于小說、散文與詩歌。奈何一路款步,行之所近,見聞之寡陋,未觸及艾青與海子星零詩意之靈魂,臨摹不了汪曾祺老先生“白”之韻味,亦不敢直視托爾斯泰之目光,更不懂馬爾克斯之世界何以孤獨,魯迅何以冷對千夫所指。路漫漫也,上下求索中。對文學之愛始于閱讀,某日翻遍斗室中書,一時思“臨淵羨魚,不如退而結網”,于是便一日一夜,一字一句,體悟其中,直至今日。是拙手一雙,寫我所想,目光所及,淚與過往,詩與遠方……年少無畏,心懷夢想,不問前途多迷茫,歲月多漫長,“親近文學,詩意人生”這一信條謹記于心,篤之于行,止于至善。

獲獎榮譽
2022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
2022年浙江省中小學生“百年潮涌?紅星閃閃放光彩”主題演講二等獎
2021年“有家杯”第十五屆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一等獎
2020年第十四屆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三等獎
2020年第二十二屆“語文報杯”全國小學生主題征文省級一等獎
2020年溫州市《學生時代》“非虛構寫作”主題征文二等獎
2020年浙江省中小學生“我愛您,祖國”主題征文三等獎
2019年第十三屆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一等獎
2019年第六屆“北大培文杯”青少年創意寫作全國現場總決賽一等獎
2019年浙江省中小學生“紅船精神”與改革開放40周年征文比賽一等獎


李尚坤訪談
李晶晶【《少年文學之星》雜志編輯 】(下稱李問)
李尚坤【2022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】(下稱李答)

李問:你的參賽作品《葉無歸》是一篇完成度很高的小說,從構思到完成一共花了多長時間?你的靈感來源是什么?

李答:《葉無歸》的初稿只用了三天時間,后來經過十天修改才定稿,從頭至尾約莫兩周的時間!度~無歸》是以老葉子秋回的回憶為主線,講述其的旅行故事,進而展開對夢想與生活,生命與死亡的思考。金絲雀玉(春來)的旅行是副線,延伸為夢想的延敘。葉無歸,夢無歸,實則歸為永恒。靈感來源之一是“落葉歸根”這個詞,延伸主題是理想的追求;之二是源于繪本《一片葉子落下來》,延伸主題是生與死的思考。

李問:在《葉無歸》中,你提到了“文字的旅行”,在我們短暫的一生中,我們不可能踏遍地球上的每一個角落,感受每一處風光,但是通過文字我們確實可以游遍全世界。和我們聊聊帶你在“文字世界”里遨游最久的一個作家。

李答:應是沈石溪先生。我從小學一年級開始讀他的動物小說,第一本是《狼王夢》。初讀時最吸引我的,是書中的故事情節與形象刻畫,寫的是動物,反映的是人生。對于長期浸在童話里的我來說,這是一個新的“世界”。隨后的《老象恩仇記》《黑天鵝紫水晶》等亦如此。六年級時我重讀《狼王夢》,這次,它給了我一個新的思考方式——辯證與分析。我開始以正反兩面看待書中所寫的夢,這對我后來的創作有一定影響。所以沈石溪先生是帶我在“文字世界”里遨游最久的一個作家。

李問:和平日習作不同,現場寫作需要在短時間內迅速構思,完成一篇切題的文章。這需要扎實的寫作功底和日常的習作積累。你的現場賽作品《旅行》構思巧妙,意蘊深長,說說你平時是如何鍛煉自己的寫作能力的。

李答:我覺得第一是多閱讀。日常我喜歡讀一些文學作品,閱讀過程中我會尋找我想要的東西,然后運用到我的寫作中。如讀散文,我會關注它的語言、情感與描寫手法,讀小說,我會模仿它的故事構思與創意;第二是多看與多想,我認為好的作文源于好的思考,而好的思考都源于生活,多觀察生活中最令自己觸動的事,我還會加入自己的思考,這也就成了作文的主題或內容;第三就是多寫多悟,平日寫作以隨筆為主,我認為這能發散思維并提高即時寫作能力,做到隨時隨想隨寫,靈感也蘊藏在這“隨”里。

李問:在你的現場賽作品《旅行》中談論到了人與自然的關系,“未來旅行”是否能夠充滿色彩取決于當下的發展。說說你理想中人與自然的關系。

李答:我認為,“和諧”是人與自然最好的狀態。遠至史前社會,近至現代社會,一個生產力落后,但人與自然相處和諧;一個生產力發達,但人與自然針鋒相對。所以常說發展生產與保護環境是天生的矛盾。但人類文明終究是在自然的基礎上建立的,必然要與自然和諧相處,同生共榮。也如莊子“物我合一”的思想,人類必然會意識到自己是自然的一份子。中國哲學中講究“和”,“和”才能至善至美。

李問:平日寫作過程中有什么怪癖嗎?

李答:有的。第一個是不論寫什么,什么時候寫,我一定會把腦中的思路寫完了再停筆,不盡興不罷休,寫至痛快方可;第二個是不太喜歡給所寫的人物取名字,我不太擅長取名,太普通我不滿意,想到一個稱心的名字常要花費很長時間,因此有時干脆就用“他”代指。對于我而言,想取一個有特殊意義又與文章相關的名字著實是件難事。最后一個是寫故事時,我喜歡選物而非人作為主角。因為我覺得這樣展開想象會更容易,而且“物”可以賦予更多的象征意義,在描寫上也更好把控,比起單純的物來說,人還是太復雜了。

李問:分享一下最近讓你感到溫暖的一件事。

李答:最近讓我感到溫暖的一件事就是我在這個暑假回到老家,與幾個小學同學小聚。我們差不多有一年沒見了,那天大家相約去了老家的“夢想小鎮”——厚垟村。那是一個四面環河的美麗水鄉,也是一個具有千年歷史的古村落,在那里看得見山,望得見水,記得住鄉愁。我們就在那條小河里劃漿船,玩到黃昏時分,累了就坐在船上休息。四個人,四條船,一輪夕陽,抬頭,天的另一邊升起了煙花,有點陶淵明的“悠然見南山”之感。讓我感到溫暖的,是時光無情,但我們的友情依舊。

李問:經典文學時常被拿來進行討論,它被認為是人類的瑰寶,是具有價值的文學。你覺得什么是經典文學,一本書的價值究竟該如何檢驗呢?

李答:我認為一本書的價值可以這樣檢驗:內容與立意上,有作者自己的“影子”,是由內而外發的;在出版時,不一定是一鳴驚人,而是慢慢被人們熟悉,然后被討論,受到文學界、甚至不同領域的關注,歷經時間長河的蕩滌后仍被認可,且討論與認可的人越來越多,多年后提起還是被喜愛與認可,甚至被進一步剖析與推廣。這樣,無聞過,說明沒有炒作,純粹且真識;被關注過,受過爭論,獲得普遍認可,說明有內在的價值;關系時代與社會生活,長期獲好評,說明是時代的產物,具有影響力。到這里,便可被奉為經典。

李問:在成長的過程中,我們會碰到許多十字路口,做出大大小小的選擇,有的選擇可能不盡人意,難免讓人產生后悔的情緒,你是如何處理這些后悔的情緒的?

李答:人生總會充滿矛盾與遺憾,若是做出了一個令自己后悔的選擇,我不會回頭,也無法回頭。正如《未選擇的路》中所言:“但我知道路徑延綿無盡頭,恐怕我難以再回返!钡胰詴谝堰x擇的路上奮斗前行,以彌補自己的遺憾。而當真正走到了那個“盡頭”時,望望未選擇的路,或繁華,或荒涼,但它一定就那么完美嗎?這樣心中便釋懷了,下個十字路口也已在前方不遠處等我。

李問:如果你有一臺時光機,可以穿梭時空,你最想穿梭到哪個時空?

李答:想穿梭到中國古代的魏晉時期。我向往《世說新語》中魏晉名士之風度,想親耳聽王導、支遁等名士清談,看竹林七賢“常集于竹林之下,肆意酣暢”。清談,飲酒,服藥與隱逸,是他們的代名詞。若能身臨其境,那任達放誕的個性暢談,那內圣外王、天人之際的玄遠哲理,那超脫世俗的隱逸之風或許能離我更近一些。

李問:這是你第幾次參加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?你知道上一屆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的主題是什么嗎?

李答:這是我第五次參加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。上一屆的征文比賽主題是“家”。

videoscom中国妞

<b id="jt37n"></b>

<b id="jt37n"></b>